与彭定康共进午餐_0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7-06-21 18:27
与彭定康共进午餐

(一)

约彭定康(Chris Patten)午餐,最现成的理由天然是香港回归10周年。起先他提议去伦敦市核心的一家中餐馆,最后改主张说,仍是去他在伦敦西南部的巴恩斯(Barnes)家中小坐,再到邻近一家法国餐馆用餐。他改吃法国菜,可能是图近,再则他不是那种小鸡肚肠一见法兰西就念叨滑铁卢斗气的英国佬。与守旧党内阁中不少对欧洲很不感冒的同寅比,这位前港督是出了名的崇欧派。

坐火车到巴恩斯小站,拐入车站路。前行不远处,便是彭定康居所。世界各地凡以车站路命名的处所,多半受人车合流的噪声传染。但巴恩斯却例外,安静如城市。周边花草林木茂密,头顶上方,掩蔽了些天空,滤走不少最难得的英国阳光,洒下清凉。泰晤士河在此一拐,如立一道水幕,顺手将市区骨干道的轰鸣车流微微挡在外边,巴恩斯由此成了伦敦最合适人居的一方雅地。1997年6月30日那个滂沱雨夜,彭定康携家人离别香港返英后,即搬入此地安家。2005年,已阔别政坛的彭定康获册封为英国上议院毕生议员,正式封号就以他家的所在地命名,也就是当初的巴恩斯男爵。

这是栋有百多年历史的维多利亚时期半独破三层小楼。我按门铃,彭定康开门揖客,让进客厅略坐。几年不见,他体态有些发福。楼梯过道上,挂有中国书画,还有他三千金的肖像。客厅是个书世界。彭定康说,刚从雅典回来,立刻又要去印度。近一半的时间在旅途中。咱们一起起身,往法国餐馆去。边拐几条窄巷子边聊天,只听彭定康朝前方喊了声“darling’。巷子那头,走来他的太太Lavender,? 中文名是林颖彤,也是在香港取的名。她刚从超市回来,双手提了五六个塑料马甲袋,显得很沉。她放缓步子,与老公打完召唤,又朝客人歉意一笑,说:“我两只手上全是东西,就不与你握手了。” 而后就径直回家。

(二)

中国人仿佛最讲求留念或庆贺典礼。近年来,西方人也有染上这一嗜好之嫌。今年六、七月间,纪念香港10年回归的午餐会晚会讲座,连续了好多少周。香槟烛影拱手哈?间,彭定康却是令人注目标缺席者。他除了在出任校长的牛津大学设了鸡尾酒会,报答众友人外,不见踪迹。

按照本报规则,大众人物被邀“与FT共进午餐”,做访谈,是主随客便,由客人选餐馆,FT最后埋单。这家法国餐馆叫Sonny’s ,里面食客未几。几位着装时尚的中产女子,正很安逸地谈话,透出一丝午后的慵勤。坐定后,彭定康对操着浓厚法国鼻音的女伺应生说,他晓得点什么,只有份套餐。而后问我,是否来杯葡萄酒。为省时光,我也从简,要份套餐。他点鸡,我则点鱼。

我问他,香港回归10周年之夜,碰劲看BBC,正重播当年主权移交的电视实况,还是请他做的终场白。他抬了抬羽觞说:“分开香港这10年,我从不勇气去看那个晚上的电视录像。这次BBC邀我,最后我应承下来,也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看到当天的电视场景。” 彭定康曾开玩笑说,大英帝国死于非命确实切时间,是他由香港回到希斯罗机场,排长队等待出租车回家的那一霎时。

等菜的空隙,我问,你对“一国两制”下的香港10年满足吗?彭定康嚼着面包说:“十年下来,香港最主要的东西,比方法治与一个自由社会应有的货色,都保住了。但香港还缺乏一样东西,也就是本人抉择政府的权力。香港是自在的,然而尚不民主。”

123››下一页全文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